希腊剪影

老黑

 

之一:希腊, 沉到大海的蓝宝石

--- 2011
72希腊柏拉图的故乡

向大海

向大海
我伸出手
想跟它一个
永恒的握手

一位商人问我
经营什么
我面带微笑
非常自信的回答

经营
大海

灿烂的微笑
随海波
流向永
我听到
大海在合唱
诠释一个故事
关于沉浮
关于升起
关于
一支飘流瓶
向大海
向大海

对大海
放弃了
记忆
原来重新开始
可以从今天开始

问自己
经飘流到每个港湾
今天的飘流
这个港湾
爱琴海
可是目的地


经从心底升起
我把飘流瓶
从海边捡起

柏拉图与白鸽少年

清晨
爱琴海
蓝色的港湾
海角一号
白色桅杆
伦如流云般的发式
为何仍给我一个背影呢
线型的香肩
长的颈项
耸的
流云般的发式
风在吹

有一支关于爱琴海的歌
音符充满了大海
海波推动着海波
似水流年

还是少年

陪伴着柏拉
每天诵读他的理想国
爱琴海
只想用琴声演奏的
大海的爱情


纯少年
几十年的似水年
在飞翔
们的剪影在天空留下
文字
是什么才应该如此
样滑行
拥有如此美妙的惯性
正如
伦的背影

对大海
对她的背影
我也给后人
留下一个
背影

这里
这里出发
归到这里

流云般的背影
最最湛蓝的港湾
这个海角
听琴

海之音
如波
如云

海之源

这里
爱琴海
海之湛
水之碧清
终于可以相信
这世界上真的有
纯净的
水之源
不是洗涤泥脚
而是灵魂

有很多关于
水之源头的歌
但它们都是传说
而今天
我已经拥有
一片碧水
这里是海之源
水之初
爱琴海
你的琴声
如此

如果已经走了很远
很疲倦
说已经放弃

可以到这里
重新开始

海之

蓝色的风信
鸥衔在嘴里
它嘴里
是一点
星星似的



闪光闪光
灿烂的蓝哦
象第一首
写在海天


鸥雕啄着
每一滴海波
白色翅膀多么浪漫
来回飞渡海面
汇聚来
四面八方的预感

这就是
蓝色风信吗
爱琴海
KRETA
克里塔
岁老
柏拉
一位弹琴的
老人

关于蓝的故事
他只讲了一遍
过后
只能靠回

他用海水写理想国
眼里心里一定
满了大海
每一滴笔墨
都是


生命的主色
经是
鹅黄

绿
而今天

海之

海之
从海之心
升起

蓝色风信
衔在
鸥嘴里

只能听一次
拥有靠回忆

海上凌波

走在海之波上
象凌波仙子
象水上驱车的战神
象一切传说中的人物
只不象自己
但我知道
我那个自己
只象你
而整个世界
不曾记录过你
所以
我知道
唯一

不想看陆地上的残璧断岩
那些地下的城池和殿
既然已有柏拉
收拾残篇断

巧遇酒神迪奥尼厮
他仍躺在陶制酒桶旁
昏睡
在延
没有记忆的忘却

还有独占太阳名头的阿波罗
早已与我陌生
而太阳在今天
属于个人
只要愿意
个人都可以
向太阳


依旧喜欢调皮的爱神阿摩
他手中带毒的小小箭铢
射到哪里
哪里就会开花
且不论结果

但他给人们留下了多少谜语啊
谁也解释不清
爱的真谛

在海之波上行走
陆地上曾经的征战
经远离海岸
我此刻面对大海
看不到城市乡村
眼前是海之
远方是地平线

开大海前
我悄悄的
调皮的小爱神
为什么你
还不给我一箭
让我重回人间

希腊沉入大海的蓝宝石

为要检验
世人是否真心

特洛
竟征战了十年之久
伦本无辜
而她的美
有辜

有荷马的史诗
为证
还有他的失明的
双目

这一切
还不足以验证
世人的真心

于是

把希腊沉到了
爱琴海

柏拉图说
它是一
沉到海里的
蓝宝石

希腊的船
死了一代又一代
最著名的要算
泰坦尼克号
老船长身经百战
向天发出毒誓
此次出海
一定要找回
蓝宝石

泰坦尼克号
香消玉殒时
爱琴海
依旧风和日丽
海之音
从海之心
升起

一波又一波
海浪奔涌而去
桅杆折毁无
白沙
半掩船

从少年起
我就相信
有一块蓝宝石
沉落入了
爱琴海


可望不可即
只能
弹琴
听琴

爱琴海
一个只能
用琴声
表达的
爱之海

--------------------------------------

之二:沙滩女郎


---2011-07-03,
那天我在爱琴海岸线上行走


滩女郎

滩女郎
从棕色的土壤里出
所有的形象
都留下阳光的
风景线

是棕色风景线
随海波浮
今天就是永

风在吹
轻灵的
过白沙滩

面朝土地
仰面苍天
棕色的剪影
闪动闪动
把沙
点燃

这里已经不见苍白乳白
那些白色的遮脸的白纱巾
海岸线飞舞的只有

白帆
一片白沙

还有白日的想像
堪比漫天星光
昨日你还是都市的套装
今天你已是比基尼

比基尼女郎
今天
香奈尔不适合
那一刻我想
应该送
太阳油

每一位沙滩女郎
都是大众情人
今夜不应约你

趁着星光
所有的沙滩女郎
还要深入海底


们又变成了
诱人的
美人

在海角

在某个海角

耸的礁岩
只露出
一条线
们被
进了
天涯海角
没有

没有来自地球的
电子信号

这一刻
有足够的阳光
海浪
棕色的皮
蓝色的海风
不停的吹拂

需要某个时刻
某个地点
来一次偶然的
断裂
从日常的惯性中
线飞出
做一次
亚当
夏娃

做一次真正的
哲学家
但不是想
而是
让棕色的皮肤
接触

在海好像提着马灯穿行

阳光下的沙
我就象提着一盏马灯
在深夜的原野赶路
所有的莹火虫都飞撞灯火


让我来收集灵魂

我知道你们要说出的愿望
请肃静
现在让我们倾听

风在永恒的吹
海浪流向永

爱情
订婚的戒指
还有最后的旅程
应该在这里发生


是今天
在白沙
有一刻
比以往任何时候
都要


可以
握住

滩上的古铜雕塑

阿克流斯
开大地时将不再是
大力神
但今天
他在
白沙

他不是斯巴达克
那位跟雄狮搏斗的
罗马奴隶

这里是古希腊
滩上聚集了
特洛亚战争的英雄
铜雕塑
一字排

但阿克流斯
有一个致命的弱点
如果丢失了爱情
他将不再是大力士
在今天
他能否拒
棕色的约会

但有谁知道
滩女郎竟都是
小天使下凡
为了地上的永恒
们都折断了
翅膀

谁能掂量面前
大海的久
和天上的故事
几千年后
依旧是你
白沙

白沙
每一个雕塑
都有自己的
归宿

 

------------

 

之三: 走出大海

--- 2011
78

(
)

走出大海
带出一个
惊世梦幻
手臂上还留有
缕海之蓝光
那是挥之不去的
丝暗香

真不敢回眸
身后曾经的沧海
它竟有
如此浩大的
温柔
摇醒了
白日梦

终于要走出
摇醒的白日梦

在海
且留下
那一尊
铜雕象

(
)

再回都市
就象在观看
一个被海水
淹没了的世

影子在城市晃
随着波浪沉浮
有的清晰
大部分模糊
们发出鸟的细微叫声
处开放着夏日的
带毒的花朵

带有泥土的紫色
还有被海水击打的
滩出现在


比基尼

在宴会

在被大海淹没的城市
鱼不规则相撞
完全是偶然
而重复着永远
们口吐气泡
传递信息
躲闪着
时出现的
渔网

而孤独
也从黄昏
弥漫到早晨
从天空沉入
海洋
当不爱的人
每夜睡着
同一张婚床
孤独
又从婚床
潜入江河

孤独再从江河
升上星空
节已经更替

成人重复怀旧的老歌
孩子们却喜欢POP
城市于是笼罩着神秘
边闪烁着无数的
惊惶的眼睛

预感大毁灭之前
空气中充满了
海水的咸腥

终于发现了一个
惊世风景
从眼前翩然掠
她走去
你完全可以确信
她来自另一个太空
怀着某种使命
来此一行
但无
询问她的姓名
未及看到她的荣颜
记住她走过的侧影

许她是来寻找
某个可以到
外星延续的
种子
艺术家称之为
爱情

城市在大海里
浮沉
们行走在


夏日之花如此绚烂
开放在城市的每个角落
反正不久又将更换季节
我已瞥
远方的
泪光
从未来的星球
这里遥望

时我面对
一个被大海淹没了的
城市

结尾
满了
夕阳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