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里特(Kreta)掠影

(建波,2011.7.9)

 

初抵克

上午九时半飞临克里特岛首府伊拉克良(Iraklion)上空。朝下望去,大海一片碧蓝,而克岛本身却是一片棕黄,与飞离德国时郁郁葱葱的一片碧绿形成巨大的反差。在行车前往旅馆的路上,到处可见干枯的茅草。对克岛的第一印象便是天干物燥。

几天下来,这种印象就一点点改变了。克岛的国道两旁栽满了夹竹桃,粉红色白色的花朵开满枝头随风摇曳。除了夹竹桃,城镇里还随处可以看到扶桑,绿油油的叶子映衬着鲜红的花朵,鲜嫩欲滴。在克岛西部还时常看到一种来自美洲的仙人掌科的植物,类似于中国的龙舌掌。其花朵如几只绿色大盘,高低错落地平托在数米高粗如手臂的主干上,通体淡绿,别具一番风情。据称,四月份应是克岛最美的时节。

岛是个雨水不多但物产颇丰的岛屿。东部山腰上与山谷里到处都是橄榄树。克岛的橄榄油行销世界各地。西部则以橙园居多,金黄的橙子挂满了枝头。行路途中,路旁摆满了当地的大西瓜,足可与土耳其西瓜相媲美。据导游介绍,克岛还盛产一种香蕉,个小而味美。

厚重的历史

克里特岛上有多处古希腊文明的遗迹,处处渗透着厚重的历史。克岛首府伊拉克良南五公里处的科诺索斯(Knossos)是一处米诺斯王宫的遗址,建于公元前2100-1800间。王宫里迷宫处处。相传生人进去便不能出来。在现存的遗址上许多房间的轮廓依然清晰可见。王宫的排水系统也相当完善。

伊拉克良考古博物馆小而精,收藏着许多珍品。其中百分之八九十的文物都出自公元前3000-1000间。公元前3000-2000间的几支银制与青铜制的标枪枪头看上去依然十分锋利。公元前2000-1000间的一件金手饰上雕满了螺旋型饰纹,头发丝般粗细的纹路清晰可见,其精细的作工与现代工艺并无多大差别。公元前1500间的一只青铜锅上居然用铆钉连接着两个把手,令人叹为观止。中国同一时期的商代青铜鼎还是整体铸造,雄浑有余而精巧不足。

拉涛(Lato)是山村科里察(Kritsa)附近的一个考古点。这里应是公元前1500间的一个村落。村落坐落在山顶上,周围是大片的橄榄树。虽然只剩下了断壁残垣,不同用途的房间仍然依稀可辨。这里有庙宇,有剧场。储水用的大方窖基本完整。到这里时正值中午。山中一片蝉鸣,如同雄壮的交响乐。听着蝉鸣,抚摸着这些经历了三、四千年风吹雨淋的石墙不由人感叹生命的顽强与世事的沧桑。

梁山泊黑店

岛上的餐馆门前多有一掮客。有人路过门口便热情搭讪,恨不得把人立马拉进饭店摁入座位里,令人不胜烦。那天一行人看过科诺索斯王宫遗址回到伊拉克良,竟然遭遇了一个海外版梁山泊黑店让人哭笑不得。黑店在市中心广场的旁边,店面位置十分优越。二十几个人被拉进了店里便开始了漫长的等待。跑堂的是一个女孩子。也许是第一天上班,既记不住菜单又算不清帐目。一会儿把张三的饭菜送给李四,一会儿又把半生不熟的食物端给王五赵六,一派混乱。女孩子在外面要忍受客人的抱怨,回到柜台又要遭受三个大汉的训斥,来回奔波,不知所措,空洞的眼睛里充满了惊慌。两个小时过后,一行人中仍有几位没有得到饭菜。对许多人来说,这是绝无仅有的一次遭遇。这里的饭菜份量小而质量差,大约靠得就是这一次性的宰人战术。店门口,那位掮客依然在过分热情地拉客。可气又可怜的跑堂女孩儿,可恶的黑店!

宁静的山村

科里察(Kritsa)是一个山中小镇。这里没有车辆的喧嚣,没有知了的聒噪,一片宁静。街道两旁的几个旅游礼品店里摆满当地的特产,如用橄榄木制成的各种生活用具及小礼品,棉线勾织的桌布、披肩及挂毯等。游人并不多。有人来看货,店家便热情介绍自己的商品。客人一走,便悠然自得地捧起一本书读起来,全无大城镇商家急于售货的急迫感。两位黑衣老太太坐在阴凉里木然地打量着过往的行人,充满皱纹的脸上写满了沧桑。

街道两侧的小巷很狭窄,粉刷得雪白的墙壁上吊着花篮。小巷顶部大多有一架葡萄或类似的藤状植物,把巷子遮出一片片荫凉。小巷深处传来的鸡鸣狗吠让我想起儿时的家乡,心中涌出一阵无以名状的感动。

饭就餐于街角的一个小馆子的院落里。一棵大树和一架葡萄撒下满地的清凉。微风里,一行人细品着啤酒和新鲜果汁,惬意非常。小店主人热情而实在,介绍的饭菜味美价廉。与伊拉克良的梁山泊黑店成云泥之别。

观海石

在克岛东端最狭窄的地段中部的卡拉玛夫卡村(Kalamaska)附近,有一块巨大的观海石观海石实际上是一个山头。站在山顶可以同时看到克岛两侧的大海:北面是克里特海,南面是利比亚海,这里到两侧海岸线的距离都是十五公里左右。到这里时是午后时分,能见度极好。极目往北看去,海天一色,一片蔚蓝。南面是港口城市莱拉佩特拉(Lerapetra),港口的船只清晰可见。再往南看去,远处若隐若现的海岸线后面不知是一个岛屿还是北非。

附近的山上几乎没有大树。一种看上去十分耐旱的植物一团团地磨盘般匍匐在地面,开着极小的淡粉色的颗粒状花朵。几朵白云从天空飘过,在山头上投下巨大的阴影。远望着碧海蓝天,让人心胸开阔,禁不住仰天长啸。

大峡谷

Samaria
大峡谷据称是欧洲最大的峡谷,全长十三公里。入口处到谷底落差五百多米,盘山小路蜿蜒而下。谷底乱石纵横、巉岩林立,不能称为路的一条就穿行在乱石滩上,称得上是路无三尺平。谷内泉水甘甜,一条小河时而流出地面时而隐入地下。峡谷最窄处只有三米多宽,被称为铁门,可谓铁门一线天。在两侧的峭壁上偶尔还能看到野山羊的影子。在谷里时常会看到一个牌子,上书险,快行这些地方常有野山羊跑过时踢落的石头掉下来。峡谷出口到海边仍有两公里之遥。谁走过了大峡谷,应该说没有什么徒步旅游的路线再能难得住他了。

海上日出

馆在海边,就有了观赏日出的便利。早上不到六时来到海边,天已是蒙蒙亮。微风吹皱了海面,细碎的浪花一波波冲向沙滩,又一波波退去。聆听着轻微的海浪声,感受着拂面而来柔和的海风,坐在海边便是一种享受。

波光粼粼的大海与静谧清澈的天空这时都是一种灰蒙蒙的蓝。海天之际是一抹红霞。渐渐地,红霞中间的部分越来越厚重。一瞬间,一条红线在红霞的底边冒了出来。红线眼看着越来越粗壮,一眨眼便变成了一个小半圆,然后是半园,又成了多半园。也许是海面十分平静的缘故,太阳离开海面时,并没有人们常说的那种跳动,而是一点点地离开。在这一分多钟的时间里,每一眨眼太阳都会变大一些,使人真切地感受到了时间的流动。

初升的太阳温暖柔和,可以直视而不刺眼。一条橘红色的彩带,从日出处一直飘到海边,海面变得更亮了。新的一天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