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参与其中的人写活动报道,很容易枯燥。又有散步队伍的庞大,不能将每件趣事都记录下来,就随自己的喜好,零零散散地写了一些琐碎,不能概面,还望见谅。不过,过些年回头来看,起码还能记起这次的郊游和一些花絮,权且做个留念。

陶努游记

曾经沧海,2011.6.16

LCK一年一度的散步,今年安排在了基督教的五旬节(六月十三日),是由毛清华负责全面的计划和安排。地点是在法兰克福近郊的陶努思,那是个风景优美的地方,青山重叠,满是参天的松柏,常年郁郁葱葱,沿公路,有片片杂树林,到秋时,会给山间点缀上簇簇的深红和透亮的金黄。是喜爱在大自然中漫游的人们的理想去处。

上午十点,大家在桑德泼辣肯旅馆(Hotel Sandplacken)前集合,会员加友人,有四十多人,黑压压的一大群。一如既往,有个别人至最后的一分钟才到,受到众人谴责,也有了许多惩罚的动议,让迟到者挑选。朋友间互相捻熟,自然直击弱处,使其左右为难,难以取舍。 毛清华的组织工作很细,从散步路线图到午餐的预定,面面俱到。此时,一声令下,由维群为向导,众人出发。与往常一样,一出门就走了错道,幸及时纠正,免了方向性的错误,但似乎走的仍然不是计划中的路线。不过,当年老毛的长征,也是走到哪里算哪里,绕了十七八个圈才往北,相比之下,凸显出LCK领导的纠错能力,看出了我们的毛博士和当年的毛中专之间的差别。这里,特别要澄清的是,不由金翔带队,同样也出了错,证明了,导游是个有难度和需要勇气的工作,以往的弯路,都是在情理之中。

走了几步,离开了噪杂的公路,进了林中小路,大家三五成群,蜿蜒向前。这路,是专门为散步所开,铺着小石子,干干净净,毫无泥泞,众人自然可以放心聊天,勿需顾忌脚下,一时间,人声的喧哗,盖住了鸟儿的啼鸣,原来歇息着的空气,被瞬间注入了活力,偶尔遇上的西人,一脸的疑惑,散步也是可以这样快活的吗?元胜一马当先,脚下生风,每逢路口岔道,让众人歇息,只身前去打探,或让继续前进,或告转道而行,一路上,没有让大家多走一步冤枉路,让人感叹。曾有一段与他同在队首,跟了一节,不一时,竟有些力不从心,气喘吁吁,汗流浃背。不过想来,一路要比他多背十几公斤生肉,心里也就释然。

行了六七公里,到了一个路口,有两个选择,一是随沈总走大路,比较确定,因为已考察过。二是走林间小路,则较有情趣。众人意见不一,民主社会,都有选择的自由,遂分为两队向目标前进。事后证明,两条道路程相近,前后不差一支烟的功夫。才后悔没有走林子的那条道,白白多吸了不少汽车的尾气。

午餐的地方名为:因为泉旅店(Hotel Weilquelle),不知是不是因泉而建。这里环境优雅,青山环绕,曲径通幽,但旅店建筑风格呆板,与那周围格格不入,若能配上个欧式的古朴小楼,一定会增色许多。饭厅倒是干干净净,透过落地的窗户,可一览外面的景色 ,偶尔几缕阳光,懒懒透过云层,洒在山峦间,产生一种油画的效果,尚令人满意。但环视屋内,墙上没有几幅可欣赏的好画,桌椅板凳也和家中一般,聊以慰习的倒是桌上那小小的装饰,几朵深紫的玫瑰,随着几片新鲜的绿叶,漾在清清的水中,配上个斜口的玻璃器皿,香艳却不俗,清丽而无华。有道是:鲜花配美人,只是同桌的美女太多,几朵花不够分,就断了这个念头。

午餐做得还不错,大多人比较满意。即便是个沙拉,做得也很漂亮,五颜六色,很精致,不忍下口。虽然有些人觉得量少了些,那也是没法的事,到此旅店来都是七八十的老人,哪有这样的胃口,久而久之,自然就成了少而精。定饭时,也没有告知还有尚饭者,就常规按老人对待了。招待们都是半老的男士,虽衣冠楚楚,但表情木然,象台只会端盘递碗的机器,坏了胃口,煞了风景。哪比得“看一眼沟”的小咖啡店,女招待个个婀娜,就是只喝杯咖啡,也是笑容可鞠,让人还想再去。本来,这次来的女士较多,若有几个长得想象威廉王子的为招待,添上微笑, 再加上点殷勤,至少女士们能信心满满,忘了年龄的。这倒好,长得平常,服务的态度还相当的离谱,心里自然不悦,幸好同行的男士极力调侃,免众人坏了心情。下次,定吃饭的话,一定要让饭店将招待的相片传过来,便于事先审核才好。

饭间,自然是边吃边聊,笑语欢声一片,虽有邻桌客人侧目,无视之。就象在战场,文化的碰撞也是勇者胜的。之间还有一些搞笑的情节,旁桌的人自然不知道,为测一下朋友之间,对各自性情的了解程度,这里只给出情节,结果由读者自己得出。我们这一桌上共有十三个人,他们是:杜医师三口,池珠香,董艳蕊,野桂梅,于金翔夫妇,王宇夫妇和宋京夫妇,其间,有男士喂女士,女士喂男士之一,女士喂男士之二,男士让男士喂女士,四个场景,请问它们的主角分别为何人?

吃完饭,是冗长的付账,德国人从小不学心算,甚为吃力,完了时,已是身心俱疲。大家出来,照相留念,人多,光站队就花了一刻钟,前排的女士蹲着,这把年纪,还真有点累的,有人就提出要伦敦,引来笑声一片。

出来不远,有一处三世纪罗马人的堡垒,一圈的断壁残垣,杂草茂盛,几棵老树歪斜,衬托沧桑。一直对破败的城堡,一成不变的教堂不太感兴趣,到那里,会感受到一种腐坏的气息,使心变得苍老,怀念逝去的时光,生出满腹的感慨,所以,除非不得已,就尽量地远离古迹。此次一样,只在门口站定,环视一圈,见此处并无险要可守,也不是甚通衢要道,作为行宫,倒还合理,为何将堡修在此地,百思不得其解。几位男士问有无桑拿池,都知道罗马人爱好洗澡,大小事都在澡塘见。但我以为,他们不是为了议事才问的,一定有别的想法才对。

接下来的回程,如此平淡,竟无可圈可点,难怪回到原点时,只记得和谁聊了天,忘了这一路是怎么走来的了。周董也在总结里明确指出,这是此游的两个缺憾之一。所以,凡间的事都有两面。事太过完美,就留下平淡。人太过圆满,或少了自然。呵呵,给我们这些不圆满,不模范的朋友们,涂点脂,抹些粉。以后,或许要有意设计一些歧路,这样大家能收获些意外的惊喜。

无论如何,这次活动进行得十分愉快和顺利,达到了交流感情的目的,起到了锻炼身体的效果,它一定会长久地留在我们的记忆中。